北京資訊戰走向反面 — 無國界社運 Borderless movement

但是,靠戈培爾這套東西煽動出來的民族主義,必須要有經濟和軍力的強盛來支持,否則就是無薪之火。1939年的德國人支持納粹,因為有人人買得起的大眾小汽車(不過大部分交了錢的人都沒能拿到車,因為很快大眾生產線就改產軍車了)和古德里安的裝甲師大破波蘭;而到了1945年,戈培爾再巧舌如簧,大部分人還是會盼著納粹倒臺。

北京資訊戰走向反面 — 無國界社運 Borderless movement

开张第一天

曾经记得十几年前,某个Pippo的铁粉在乐趣园上申请了一个新论坛,开门第一帖写到“愿此坛与Pippo同在”。时隔多年,妹子早已结婚生子,Pippo也退役当了教练,然而乐趣园早已消失,那个坛子自然也灰飞烟灭了。世间事,唯有“变化”才是永恒不变的。Forever的只能是宇宙天地,渺小的人类追求的无非是“一时拥有”。虽然,对“一时”的定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标准,可以是几天,数月,数年,甚至是某个朝代,或者更远一点,是人类存在的时间。再远,无论是精神意义还是物理意义,都没什么可讨论的空间吧。

当年看《哭泣的游戏》男二(or女主?)讲了一个青蛙和蝎子的故事,一句话,天性难违,蝎子天性就要咬青蛙,哪怕付出性命代价也忍不住压抑天性。人性同理,一个喜欢张口自由说话的人,无论如何伪装,都装不出低眉顺眼,只关心风花雪月,吟诗作乐的纯小资中国娃娃。

不求此站与天地同存,只求但凡有一息书生意气尚存,就有一个粪土现今万户侯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