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汉肺炎再谈

昨天的新闻,志愿者上门排查时发现,湖北十堰市有个70岁老头在家中意外身故,留下6岁孙子靠吃饼干守着爷爷的尸体过了两天。孩子说,爷爷不让出门,说外面有病毒。如果不是上门排查,恐怕这孩子又要向那个17岁的脑瘫儿一样,活活饿死在家。

今天的新闻,有个重症患者出院后,发现全家人早已全部死亡,想不开上吊自杀了。这种人间地狱的悲剧N次重现,如何让人不骂死习猪头十八代?灭九族凌迟处死都不能洗脱他的罪孽!和家中洗脑深入骨髓的两个傻逼老畜生声嘶力竭大吵B次,忍不住想到这种老畜生小畜生国内如此之多,不如全部死光光,也算解救人类的未来了。呵呵!

单位的贵妇白皮猪和黑皮猪一样傲慢自大,新助理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傻逼富二代,这两个婊子凑一起能坚持跪舔舔逼女同GM几个月?冷笑!拭目以待!

一个打针的护士

今早看到一个新闻,武汉一位刚到退休年龄的注射护士,姓柳。本来55岁退休,她申请到60岁退休。这个月离退休就差8个月,不幸感染新冠肺炎去世,父母和弟弟也都被感染,一家子最终都去世了。新闻出来后,官方“绵阳网警巡查执法”辟谣依据是柳护士的“名”写错了,真TM有你的,这和李文亮医生的“辟谣”有什么区别? 武汉人死了,一个四川微博蹭什么热度,先管好你们自家病人先!

微博“重庆新闻哥”转引的相关人士评价 “院方并未将其安排在一线工作岗位,只是一个打针的护士。”

——-一股似曾相似的味道扑面而来“只是一个打针的护士”,看到楼下评论才突然想起来,这不就是《庆余年》里男主即使得罪丈母娘也要给滕梓荆报仇的原因么?“死的只是一个护卫。” 所以?就该白死,所以就活该得不到应有的尊重???

这场瘟疫,真是人间照妖镜,各路妖魔鬼怪都一一现形。当年在起点追《庆余年》时,对猫腻批评最多的是他夹带私货太多,然后数年后的今天,当难堪的现实真是无比地呈现在公众面前时,难道你还能说他夹带的私货不对么?

当然,小粉红门是不会这么想的,哪怕她们身为韭菜,自己就被割了一茬茬。官方常用的“我们将不惜一切代价。。。。” 请记住,对韭菜来说,你们不属于“我们”,你们只是那个“代价”。OVER。

武汉肺炎再再谈

李文亮医生死了,昨晚9:30,看到元宝的主人发的帖子,愤愤不平地回复“好人无好报”,今早一醒,才知道原来昨晚9:30之后发生了如此多的黑色幽默。先是他工作的医院撤回了微博,新发一条说正在抢救,然后微博开始删帖删热搜,到凌晨3点,医院正式宣布他死了。此时热搜前十已经没有这条新闻。习猪头到这个地步仍然不思悔改,继续顽固地走在她独裁的独夫之路上,真是恨!恨不得天降超人,凌迟剁死他全家十八代!!!

眼看着局势越来越紧张,在费了2天时间和父母大吵大闹,声嘶力竭后,总算说服他们一起定个采购清单,先把家里的食品和其他或许能用到的东西储备上2个月的水准(到4月底为止),至少大宗食品米面油要备足,这样不至于在“每个家庭每两天派一人外出采购”的傻逼命令下,会独木难支,发生无法同时买米+蔬菜肉食的窘境发生。当然,人算总不如天算,尤其对我来说是这样。

回想自己的职场生涯,仅有的两次遇到贵人的机会,一次被公司高层内斗导致公司关门,另一次被金融危机导致裁员。谁说没有命运作祟呢???而今,身处一个企业文化差劲之极,最多和国内私人小老板差不多道德水准的白皮猪公司(动辄声称本公司是本行业全球最大云云)一遇到瘟疫危机,总部装聋作哑,本地那位有夫有子,却在婚外搞女同性恋,把女炮友招进公司担任明显不能胜任岗位的总经理,同样装聋作哑,除了假惺惺在公司群里聊今天菜价几何,以示亲民外,对真正员工关心的口罩问题,消毒液酒精药棉,测温计等等只字不提,虽然不出意外,但真心希望病魔早日攻克她的烂逼!

天降好命抢走我应得职位的白皮母猪,冷眼旁观,估计她是根本搞不清形势,国内都十万火急快了的形势下,居然还有逼胆从国外飞来就职,这2万块人民币对她来说,显然是香喷喷了,呵呵,既然如此,也恭祝她早日被病毒攻占喽。

至于口罩,依旧没着落。关系再好的海外朋友,一谈到口罩,要么没声音要么拒绝,呵呵,塑料姐妹情,没想到以往嘲笑娱乐圈女星之间的所谓友谊,套用在普通人身上也是屡试不爽。明明她们身在海外,即使一时抢不到口罩,至少总有机会等下一批口罩上市时有机会购买,却连这份举手之劳都不肯帮忙!神马朋友,无非是互相消除寂寞的人形厕所倾诉马桶而已。反过来,也只能恨自己没有这个命出国定居了,拒签两次,冷笑,而且都是被无端拒绝,老天爷待我真是厚道!求职不成,出国不成,婚姻更没影子,仿佛是异性(同性暂时就不必了,被身边的同性恋恶心到了)绝缘体一个。一路走来,听到看到最多的就是“不,不行,很遗憾。。。”冷笑,除了死人,还有什么冷言冷语羞辱鄙视没经历过。到了这个年纪,谁再一再挑战我的底线,就别怪我出手无情,大不了同归于尽!!!这份煎熬的工作是求了菩萨而来,所以我倒要看看,如果我不主动辞职,留下来和GM吵翻天,又会如何?菩萨又是如何态度???

武汉肺炎再谈

小三所长的武汉病毒研究所居然在1月23号就申请了美国新药的专利,厚颜无耻到这个地步,平生仅见!还有海外洗地贱逼说这是政府为了平民着想,有了专利就可以平价或免费给百姓用。差点笑喷!共产党这么好心的话,我提头来见!做啥意淫诡辩呢!

而在23号后,官媒突然大肆鼓吹双黄连有用,一夜之间这玩意全部脱硝。结果这产品的生产公司,就是小三所长的院士老公,呵呵。又一对狗男女! 而李姓院士宣传的阿波多尔,也是她儿子公司的产品。笑,这国家从上到下已经烂到骨髓里了,连学术界也无法幸免!

今天在推上看到有扒皮武汉全家等死的求助帖主,本人就是五毛狗一条,嗯,老天爷的公正终于显露了一次!死的好!刚刚验证了我常在网上痛骂它们的话“五毛粉红死全家”😄😄😄😂😂😂 后遗症是之后再看到类似救命贴,第一反应是搜楼主之前的贴,看是否五毛粉红,再决定是否施舍同情心

同今天,发现微博上的女权斗士同样可以是粉红逼!这种精神分裂的母狗到底是如何交配杂交出来的?百思不得其解。也许是这块剧毒无比土地上的特产了。

傲慢的法国贵妇今天的见面礼是5个口罩,问过,是在巴黎买的。呵呵,还是纯进口货了。不管今后时候会翻脸,有急需的口罩不拿就是傻逼。对流氓强盗难道还要客气礼让?

疫情众生观

口罩!第一紧缺的就是口罩!被操逼的法国贱货公司拖累的压根没时间关注外网新闻,疏忽错过了买口罩的最佳时机,只能靠前几年屯的口罩支撑! 散落在外地,海外的朋友同事一个都靠不住,没人乐意为你的窘境而特意跑药房找口罩。笑,一无所有的弱者,他们帮了我也捞不到回报的好处是不是?大部分人都是现实动物,仅此而已。最后问了一个佛村的语言班同学,这丫头要明天去药房,哎,无语了😓 呆梨刚确诊了两例,今天不买,明天药房还会有存货么?茫然中,其实只是为父母考虑而已。自己并不想存活在这个狗屎黑暗无比的国家,早死早超生,有没有口罩关我屁事!

政府各种无下限的操作层出不穷。知道CCP烂,烂到小学生水平,且是全军覆没式的烂,仍然气愤。不过放心了。就这前无古人的治理水平,别说打台湾,打个香港都攻不下来。

狗屎公司的狗屎狗男女。遇到这种疫情大事就缩起来一言不发,由我这个小职员样样事牵头推动,我不干不主动,就没人干活,也是醉了。

酒精棉花赶在小年夜下午提早下班后,冲去街对面的药房抢购了两大瓶。另外网上买了一批,到初七了仍然没发货。

本次群众怕死的程度远超03年非典。出个门下个楼都要被劝,烦死😡 不是每个人都希望活下去好吧?

趣事三则

未购买新年的日历在各款诗词文物为主的日历中犹豫不决,看到某本装帧精美的日历介绍的内容之一,一首未见过的艳丽小诗:

暮景斜芳殿,年华丽绮宫。
寒辞去冬雪,暖带入春风。
阶馥舒梅素,盘花卷烛红。
共欢新故岁,迎送一宵中。

——才想着这谁写的啊,小资装逼十足的娘炮十足。抬头一看作者: 唐 李世民 。(⊙o⊙)…好吧,想想二凤的书法也是宛如十八春闺少女风,就闭嘴了。

为了解决吃的三种 苦不堪言 的药丸药片,随手拿了同事旅游后带回来的伴手礼,两种巧克力之一。一咬下去,苦死,比药还苦,回头拿起包装盒,95%的可可,难怪那么苦。

还是选日历的事。看到某本详细写明菜谱的满汉全席的全彩日历,原价128元,现价28元,降价若此,欣喜若狂,立刻下单。第二天再回头看订单,是2019年日历 (⊙o⊙)…

朋友圈众生相

)把朋友圈当公司业务的免费宣传阵地。不不,我不是说那些在微信上卖面膜卖包卖球鞋卖各种淘宝山寨货的朋友。而是正儿八经的在公司打工的朋友们,确切地说,熟悉的陌生人们。但凡业务推广活动,必定人手一份转发同一份公文。明明只是一家普通公司的普通营销,生生给弄成了刷屏模式的微博热搜。自欺欺人罢了。

2)几乎每天都要自家孩子的吃喝拉撒,每日行程(包括夜晚如何折腾),事无巨细一股脑搬到网上的年轻妈妈们。爸爸们甚少参与此类活动,最多露个面充当背景板。

3)卖各种“活在杂志上电影里”人设的假面公主们。每次发布必定是精心摆拍的美食美景美衣,动辄“感恩”XX对自己的“好”。偶尔穿插转发的动保帖子,显示自己“爱心”。

EVA有感

重新复习EVA,大概十多年没看了,年少轻狂时看到淀真嗣唠唠叨叨“不能逃,不能逃”就觉得滑稽,觉得这孩子太懦弱。而今突然发现,这句魔咒其实再现实不过了。不能逃避苦难,不能逃避不想面对的现实。但凡当年顶不住落荒而逃的,命运兜兜转转一圈后,曾经不想面对的苦难,挫折都会回到面前,逼迫你不得不重新面对这一切,一项都不会少。可如今已经没有了年龄上的优势,再也无法逃避,再也无法后退,因为身后就是永久失业的绝壁。

品牌的魅力

主动降噪耳机已经用了5,6年,从BOSE QC20,35到今年入手的SONY WH1000XM3,期间给认识的朋友同事都推荐过这种“一戴上整个世界都安静了”的好东东,尤其适合上下班使用公共交通的通勤族。可惜质量无法抵消价格的高昂。只要听说价格在2000元左右,就纷纷摇头,再无人感兴趣。

本次东京之行前三天,突然看到apple静悄悄在官网上推出了新一代的AirPod Pro, 简称APP。从29号凌晨上线,到31号上午,第一批备货已经一抢而光,月底下单的几乎都要等到11月20日后才能发货。着实吃惊不小。如果说国内的果粉对品牌有惯性依赖还不足为奇,但在东京的apple store同样是一机难求,店员告诉我,官网上几乎是每天出多少就卖多少,银座旗舰店每天现货只有三副时,这才真正感受到了苹果的品牌魅力。作为一个崇尚国货远超进口货的国度,这款耳机居然如此受欢迎,完全出乎意料之外。而五六年的安利,差不多同样的价格,却赶不上apple一夜之间的号召力,bose和sony在这场品牌之争里,显而易见地落在了后面。

看到各大测评结果几乎是众口一词的赞美,甚至认为它的降噪效果超过BOSE QC35和SONY WFXM3之后,终于忍不住去apple store试听了一下。对于从未享受过主动降噪耳机的人来说,app确实会有惊艳的效果——诚如当年我第一次戴上QC35耳机时的震撼。不过对于用惯降噪耳机的来说,app的降噪效果赶不上QC20,35一代这种拖着长长数据线的耳机。也许拿35这种大耳比有些不公平,入耳式和头戴式大耳毕竟有天然差距。

但是,APP用起来太方便了,没有像QC30的丑陋狗圈造型(本来觉得像项圈,自从被某友人笑称更像狗圈后,顿时没了兴趣),SONY的WI-1000X相对好看一点点,但仍然脱不了大热天在脖子上挂个圈圈的不适感。光这一个优点,APP就足够打动人心了,何况还有不错的降噪效果。

以前有客户评价某个产品说,光有好的质量还是不够的,还得考虑到产品和用户的互动体验,以及使用的舒适性。而在这方面,乔帮主当年所说“apple永远站在科技和人文的交叉点上”是最适合描述这款产品了。

顺便,苹果官网上为这款耳机做的广告视频也是品味一流,总算apple没有丢掉企业文化的精髓之一。BGM即使在小众音乐为主的网易云村,点评数都没有超过100,时至今日,距离它上线近1个月,仍然维持在100出头,可见这首歌有多小众了。

关于招聘网站

投简历最容易的是大招聘网站,一次性填好履历后,随看随发。最恨的是某些大公司(或自以为是大公司)的职位,硬是要求你只能去他家网站申请(怕招聘网站看到具体申请人数不成?),过去后也不是直接投简历,而是非得在他家招聘网站(也不一定是正式官网,可能是搭建在其他海外招聘平台上的专页)注册一个新账号,而且对密码的规定五花八门,非得绞尽脑汁才能找出一个满足他家要求的繁复密码。对一次性申请他家职位的普通用户来说,毫无必要的复杂。完事之后,才能上传简历。 稍微好一点的公司,简单上传现成的简历即可。然而更多这类公司,上传完了,还是要重头到尾,按照他家的格式,重新填写一下你的全部职场履历,教育经历,技能,语言等等,不一而足。

最烦的事,诸如此类的招聘公司,服务器搭建在海外,不翻墙的话,网速慢如蜗牛,申请从开始注册新账号到最后submit,一个小时至少,两小时不多。敢情HR脑子是进水了,哪来这么大的脸面?求职者都帮你人工填写完毕了,你只要最终汇总一个数字上去交差就可以了是不?整日朝南坐,真以为你家小职位申请者如云啊?一个小助理而已。每次看到低等职位还这么要这要那的,直接点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