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于张哲瀚事件的思考

仅仅是从《山河令》才认识到他,之后出于对内娱明星,尤其是流量明星的各种数据分析的兴趣,才跟随豆瓣高楼开始关注他的发展。作为路好(好感大部分来自对他饰演的角色的认同和赞赏),也同时对大数据展现的,此人不买水军,不买僵尸粉或营销号,同时也拒绝像资本低头,是超话前十名里独一无二的清白小生表示敬意。一路跟着他和他的粉丝们狂欢到了8月,直到812一日三个造谣,然后一夜之间彻底被黑子占据主流舆论发声,813晚上就被官媒定性 精日。永生难忘那个下雨的周五之夜的感受。一波波持续而至的黑热搜,高挂前三位不下,海啸般的点赞转发数量,比国内任何政治新闻的热度都要高出N倍,外加铺天盖地的谩骂造谣……这完全不是正常国家的正常娱乐热门新闻范畴。仅仅三天,一个周末,就彻底封杀了他,账号被禁言到被炸👌,就在周六中午到下午的短短几个小时而已。这一切,以前只在描述文革的各种书里读过类似的,知识分子或其他人被批斗被打倒,虽然同情,但毕竟没有感同身受的切身体会。而在8月,突如其来让我体会到了为什么那批被批斗的人很多都自杀,以前肤浅地以为知识分子的骨头软,心理脆弱受不得谩骂。而今深刻体会到了,如果换做我,如果不仅仅是网络大批斗,而是现实生活中的批斗,恐怕我也会走上士可杀不可辱的绝路。

2个月过去了,现在粉丝依然在不懈投诉举报那些营销号的谣言,虽然有些效果。但毕竟,在中国大陆,汉奸这种帽子,只有政府出面给他平反才有说服力。但共产党会给他平反?会自己打自己的脸么?文革尚且没有彻底认错,六四事件更加没有认错,何况张哲瀚一个小明星。

这个事最好笑的是,张哲瀚应该是不折不扣的小粉红,虽然一直到了813那天,才发现他其实也没有那么红。一个小粉红被他热爱的祖国以不爱国,汉奸的名义封杀,身败名裂,这本身岂非是魔幻现实主义?西语系擅长写这类小说的大作家们恐怕也没有人能想到这种情节了。

肆无忌惮的造谣,不但没有收到丝毫惩罚,相反可以顺利得逞,彻底毁掉一个好人的名声,事业和前途,放在任何法治国家都是匪夷所思的荒唐事。更加讽刺的是,尽管是官媒定调最终扣响了他的死刑扳机,然而粉丝们依然在虔诚的自我洗脑:“国家不会坐视不管的,他有两千万粉丝的关注,这些人都是社会中坚力量,国家一定会给一个说法。”差点喷笑了。你两千万关注不代表有两千万铁粉哦,退一步说,张的铁粉根据先前的销售数据和人头数,应该在4万左右,相对于内娱有5万铁粉就可以横着走的规律,确实相当亮眼了,但那又如何?想当初当年64坦克碾死多少无辜群众(从数百到数前千不等,共产党最擅长毁尸灭迹的下贱勾当),当年文革害死几百万无辜群众,他们可曾放在眼里?就这点粉丝数,人家会给你一个说法,还你一个清白?幼稚到了极点!

说水母们年纪大,也许是事实,但年纪大不代表脑子就好使,就像高学历不代表不是粉红逼。类似张哲瀚这个case, 黑子们可以完全无视法律,肆意造谣就可以顺利毁人清白的案例, 放在粉红们恨天恨地的韩国,日本,美国或者欧洲,有哪一个类似的前例可以得逞?任何一个谣言出来,明星可以立即起诉平台和造谣者。粉丝们都闭着眼睛说瞎话呢。如果心里明白,但碍于形势只能说这种违心奉承的话,尚可以理解,但我看大部分相信他会回来的水母是真心相信政府将来会给他平反,最早的雷厉风行的手段只是为了压制热度(呵呵,奴才的命还喜欢给主子辩解的实例)

最可笑的就是,一边跪舔政府,一边继续谩骂资本主义国家,真正笑死人。张哲瀚被造谣和全球任何资本主义国家有个毛关系???是日本还是美国害他成了“汉奸”?水母们的这种智障说法和黑子们一边造谣,一边谩骂水母有何本质区别?双标严重哦。

三观不同,这也是我无法成为张哲瀚粉丝的最重要原因。不过话说回来,粉内娱明星,包括韩日明星的中国年轻人里,有几个三观正的?除了粉红还是粉红。少数不是粉红的,自然不屑迷恋内娱这些人造傀儡。哦,张哲瀚还不是傀儡,他是目前为止,内地娱乐圈仅有的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干净明星。然而就这样一个唯一的意外,也无法仅仅凭自己的力量走的长久,仅仅半年就被资本联手绞杀。所有官方媒体要么熟视无睹不做声,要么助纣为孽扩散造谣恶意诽谤。水母们还在赞颂社会主义国家好的,我看你们这些蠢材多赞美一天,你家哥哥就晚回归一天——如果他还有机会回来的话。

最荒唐的是,水母最喜欢的澄清之一:早在2012年,公知横行的年代,张哲瀚就公开在微博上说爱国。再次冷笑了,水母们要么年纪大但从来不关心时政,要么就是从出生就被洗脑的低龄幼女,可以放心地说,如果现在微博仍然是公知掌控,那张哲瀚这次被污蔑被封杀的事根本不可能发生!更不可能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,仅仅三天就发酵完毕。如果还是公知占据话语权,水母们的心肝宝贝压根不会被黑子持续造谣而毫无还手之力。毕竟公知虽然恶心传统文化,比如中医,但绝对不会煽动仇外情绪,更不会支持对某个明星毫无证据的造谣谩骂诽谤。而现在,能公证客观给他说几句好话的路人,基本上都是偏公知的一类人,水母们扪心自问,你们这种傻逼行为,讨好了谁?受害者对凶手巴巴的巴结,对看不过去跳出来的路人恶语相向。就这,他回不来也并非不可理解。老天有眼,恶有恶报!粉丝行为蒸煮买单!并不仅仅对于虾爬子和土豆有效!自然,某些猪,马,草等等及其背后的资本和粉群,更加恶贯满盈,个个都是被肏爆烂逼烂屁眼的下场!!!

再退一步说,2012年他多大,能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爱国么?我看他现在都未必搞得清楚:爱国不等于爱党!爱国不等于爱某个具体的政府!政府做的不好就该骂!骂政府是为了让他们更好的改进,而不是黑。造谣污蔑是黑,如实称述事实不叫黑!连一点点意见都听不得的政府,不是独裁是什么?傻逼水母。

个人对他最理想的期许:希望他能从这次挫折里真正思考一下,到底什么是真正的爱国主义,而不是一味被家人和社会洗脑!少看点多愁善感的文艺做品,多看点社会科学和历史类常识科普书,至少,多读几本(除共产党名人之外的)名人传记,自己给自己戒毒,从小粉红的身份中解脱出来——当然不是去做公知。别再天真下去了,中国大陆现在已经变成了丛林社会,弱肉强食的黑森林,若想继续演戏,全副武装不可少。别人不会因为你抓不到把柄就放过你和你粉丝。看图说话可以,肆意造谣更没问题,现在清醒了么?

换个角度,内娱自从大大上台后,已经全速倒退,十年前能拍的戏现在连立项都不可能,就算回归,能有什么好本子等着呢?除非是假大空的新时代样板戏,一群没演技,同样被资本强捧的丑人连轴转主演的垃圾。就这,还有一大堆没演技的流量明星抢着要演。冷笑。活脱一群恶狗抢一块早就没肉的发馊骨头。

今年从元旦起就没好事,一连串的厄运,张哲瀚事件只是其中之一。然而依然觉得可惜遗憾,难得有国产剧里出现一个能让观众共情的角色,一个干干净净,不受娱乐圈污染,也拒绝献媚资本的好演员,就这样莫名其妙被封杀。官方会给他平反么?拭目以待。就算有,那也绝对不可能是为了公平或正义,只是狗咬狗,某一方可以利用他的事打击另一方的手段而已。当然对粉丝来说,就算狗咬狗,他才能得利,那至少洗清被污蔑的罪名,也是好的。纵然对他的粉丝各种蠢笨行为,小粉红的逻辑思路压抑不住的嘲笑和蔑视,但对他本人,说到底,还是希望好人能有昭雪平反的一天,而且越快越好,十年对人生不算什么,但对一个演员来说,刚好是最成熟最能出彩的年华,可不能消耗在无所事事的漫长等待中。

聊聊吃的

上周还是前周买的酒酿饼,放冰箱没人吃,今天一啃,干的像羊肉泡馍的馍馍,掰一小块,立刻又想到在西安时吃的葫芦头了,哎。

《溯源莱茵河》的英国作者时刻不忘记批评荷兰食物,包括我喜欢的生鲱鱼配洋葱。他妈的,你们英国人吃的才叫猪食吧,哪来的脸对荷兰食物指指点点?不爽!

土豆昨晚空降某综艺决赛,还得意洋洋发了个嘲笑抵制者的狗图,真他妈贱逼生的贱种!卖屁眼的男妓和它比,都显得是白莲花!这种下贱而恶毒的畜生不愧是阴暗湿冷的重庆阴沟里爬出来的!🤮

周末杂谈

最近学德语,强化班的中教简直是垃圾,语法基本靠自学,每天4小时上课,回去4小时复习,和全日制上班差不多了,摸鱼时间都没有。拼了,不信拿不下小小的德语🤨 出门乘地铁,也不忘戴耳机听课文MP3。快到站时,听到报站的声音,一下子从座位上站起来,突然发现周围没人有动静,觉得不对头,站着没动又观察了一下,这才想起戴的耳机,敢情刚听到的不是地铁的英文报站,而是德语听力中火车站or汽车站or机场的广播。TNND,真快走火入魔了。

同班同学,除了好几个青春年华一门心思去留学的大学生,好几个德企or希望进德企的白领,一个富婆想去德国开公司,一个谎称自己开酒吧的酒吧女陪酒女(真以为别人都是白痴看不出她这种干瘪瘦小细眼塌鼻毛孔粗大,无眼界无知识无能力的黄皮女,真是患黄热病的白皮猪的标准患病对象?😏 还有一个拖着瘸腿,却被儿子要求去德国带他和德国媳妇生的混血儿子的老太。基本上几类出国缘由的形形色色申请人都遇到了。迷茫自己学德语的目的,不多想。一切都是命。

长假吐槽

风和日丽的初秋天气,外加疫情,街上的人群没有往年那么多。刚刚是适合出游的好日子。连放8天,比以往春节都要多一天,这个节日过的也像春节,大家都急切的弥补鼠年春节的惊慌,急切和忐忑不安,外加各种愤怒,悲伤混合的复杂感情。个人而言,只是一种living the history的不真实感,今年的这一切日后必定会留下白纸黑字的记载,而绝对不是什么GDP可以造谣诽谤的“正确的集体回忆”,历史早就证明了这种掩耳盗铃的自欺欺人长不了,一个方方日记,引来网上无数谩骂,全然掩盖了日记发表期间,各种鼓励,支持的声音,呵呵。五毛狗粉红逼真是打不死杀不绝,好比肖战的脑残粉,一个个活像吃了春药,24小时,每周7天蹦跶在网上叫春发骚。真不知道这些贱逼(男粉就没见过)打算每天卖几次逼供养他家蒸煮——一个鸭子。

大洋国的气氛真是令正常人压抑窒息。泛滥成灾的粉红逼五毛狗在狗主子的怂恿下,几乎抢占了每一个网络阵地,未来可以和主子一起死一起下地狱,冷笑。床破再多缺陷,至少在对付中共方面找到了正确的措施,精准打击,各个击破,拉下民主的无用面纱,直接对等待遇,你独裁,我也独裁——专门针对你的独裁。不得不说,这位做到了其他所有总统做不到的事。历史真是奇妙,把这个重任降临在一个歧视女性的奸商身上。

霸道总裁VS 小娇妻

“霸道总裁”对应的词永远是“小娇妻”。光“娇”还不够哇,必须得“小”,对大部分中国男来说,“小”意味着年纪小,身材娇小,胆识小,见识少,脾气小,脸蛋小尤其是嘴巴小(樱桃小嘴嘛,西方大嘴美女显然不成)想想看,还有哪些符合“小”定义的形容词?

事实上,希望女性拥有上述特征的国男,同样是各种意义上的“小”男人:个子小,心眼小,气度小,见识少,其中大部分还可以加上“鸡巴小”😂

2020年8月2日F1英国silver stone大奖赛

这一段TR足以拍成电影。最后阶段赛道工程师的倒数计时TR,不亚于火箭升空或者炸弹爆破的倒计时压力。“维斯塔潘离你还有25秒— 最后一圈,他离你20秒— 离你17秒,16秒…10秒…维斯塔潘离你7秒了!(因过于紧张而突然拔高了音调)最后“你做到了”

44冷静地问“格子旗呢?我怎么没看到(是不是还要再跑一圈?)”

赛道工程师“已经过了,你成功了。“

44: “我觉得可以把这车开回来。没问题的。”

赛道工程师“不不不我,你停下来,停车。我们过来接你。”

44居然还想把破三轮车开回去 😂

话说这场比赛居然格子旗没有出,真是太奇怪了?难道挥旗的人也过于关注最后一圈,以致忘了本职工作?

https://bbs.hupu.com/36945385.html?is_reflow=1&cid=30364799&bddid=69881585187&puid=60111906&client=353d9f4d76f84dbfb93994fed26252bc936c580d

遥想当年初入WTO

WTO的谈判进行的异常困难,记得那是第一份做进口清关商检物流的外企岗位。学到很多的同时,也被国内各个政务机关的官僚,受贿行贿,随意侮辱,随意恶毒谩骂来申请的企业关务员工气愤地怒火中烧。某次和阿尔卡特的关务女孩闲聊,她轻蔑地说“等我们进了WTO,这些非关税壁垒都会自动取消,再也不用受气了。” “入世”就是当年所有动辄求爷爷告奶奶,为一个批文低声下气,放下所有自尊就差在办公大厅现场磕头的关务人员的集体希望。“全村的希望”不以为过。

当年中国负责谈判的吴仪女士无疑是我的楷模之一。一头白发纹丝不乱,终身未婚未育,谈吐有理有节,乃至后来看到同样一头银色短发的法国女人加德纳,总让我想起吴仪。为了入世,中国承诺了很多。尤其在进口关税方面,各种许诺的美好远景,引的我把一本HS税则完整阅读了好几遍,呵呵。而如今,CCP的言而无信无非是再次验证了这个流氓政权的本质。

2004年也发生过反日游行,忘记缘由了。当年我所在的某世界500强日企刚好全公司去海南开年会,日本GM的太太一大早打国际长途给老公,担心的不得了。结果GM笑称海南安全的很,没有游行,没有暴力,放佛遥远城市的怒火在另一个平行世界。但回上海后,局子里工作的同学告知砸坏了几家日本人常去的bar和日系车,除了没有U型锁。他们那几天全天候值班待命,又因为日本领馆刚好在她那个区,更加紧张。索性没有伤亡情况。

二十年前,总以为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我们的国家会大步追赶主流文明社会的发展速度,却忘了那句老话:历史总是螺旋形发展的,绝不会一条大直道勇往直前。

cold case

今早在某个微信公众号上看到CC的某个案子,是某个杀妻的丈夫。忍不住上去回了几句。重点不在于老婆失踪,老公至少有七成嫌疑的刑侦原则,而是我居然在字幕组干了8年之久!

无报酬,无名无利,最多也无非在论坛上收获几句“谢谢”。然而这就能坚持做8年,超过了我过往任何一家公司的服务年限。真有点不可思议!

看来,兴趣才是维持辛苦劳作的最大动力。其他,都是其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