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末杂谈

最近学德语,强化班的中教简直是垃圾,语法基本靠自学,每天4小时上课,回去4小时复习,和全日制上班差不多了,摸鱼时间都没有。拼了,不信拿不下小小的德语🤨 出门乘地铁,也不忘戴耳机听课文MP3。快到站时,听到报站的声音,一下子从座位上站起来,突然发现周围没人有动静,觉得不对头,站着没动又观察了一下,这才想起戴的耳机,敢情刚听到的不是地铁的英文报站,而是德语听力中火车站or汽车站or机场的广播。TNND,真快走火入魔了。

同班同学,除了好几个青春年华一门心思去留学的大学生,好几个德企or希望进德企的白领,一个富婆想去德国开公司,一个谎称自己开酒吧的酒吧女陪酒女(真以为别人都是白痴看不出她这种干瘪瘦小细眼塌鼻毛孔粗大,无眼界无知识无能力的黄皮女,真是患黄热病的白皮猪的标准患病对象?😏 还有一个拖着瘸腿,却被儿子要求去德国带他和德国媳妇生的混血儿子的老太。基本上几类出国缘由的形形色色申请人都遇到了。迷茫自己学德语的目的,不多想。一切都是命。

长假吐槽

风和日丽的初秋天气,外加疫情,街上的人群没有往年那么多。刚刚是适合出游的好日子。连放8天,比以往春节都要多一天,这个节日过的也像春节,大家都急切的弥补鼠年春节的惊慌,急切和忐忑不安,外加各种愤怒,悲伤混合的复杂感情。个人而言,只是一种living the history的不真实感,今年的这一切日后必定会留下白纸黑字的记载,而绝对不是什么GDP可以造谣诽谤的“正确的集体回忆”,历史早就证明了这种掩耳盗铃的自欺欺人长不了,一个方方日记,引来网上无数谩骂,全然掩盖了日记发表期间,各种鼓励,支持的声音,呵呵。五毛狗粉红逼真是打不死杀不绝,好比肖战的脑残粉,一个个活像吃了春药,24小时,每周7天蹦跶在网上叫春发骚。真不知道这些贱逼(男粉就没见过)打算每天卖几次逼供养他家蒸煮——一个鸭子。

大洋国的气氛真是令正常人压抑窒息。泛滥成灾的粉红逼五毛狗在狗主子的怂恿下,几乎抢占了每一个网络阵地,未来可以和主子一起死一起下地狱,冷笑。床破再多缺陷,至少在对付中共方面找到了正确的措施,精准打击,各个击破,拉下民主的无用面纱,直接对等待遇,你独裁,我也独裁——专门针对你的独裁。不得不说,这位做到了其他所有总统做不到的事。历史真是奇妙,把这个重任降临在一个歧视女性的奸商身上。

霸道总裁VS 小娇妻

“霸道总裁”对应的词永远是“小娇妻”。光“娇”还不够哇,必须得“小”,对大部分中国男来说,“小”意味着年纪小,身材娇小,胆识小,见识少,脾气小,脸蛋小尤其是嘴巴小(樱桃小嘴嘛,西方大嘴美女显然不成)想想看,还有哪些符合“小”定义的形容词?

事实上,希望女性拥有上述特征的国男,同样是各种意义上的“小”男人:个子小,心眼小,气度小,见识少,其中大部分还可以加上“鸡巴小”😂

2020年8月2日F1英国silver stone大奖赛

这一段TR足以拍成电影。最后阶段赛道工程师的倒数计时TR,不亚于火箭升空或者炸弹爆破的倒计时压力。“维斯塔潘离你还有25秒— 最后一圈,他离你20秒— 离你17秒,16秒…10秒…维斯塔潘离你7秒了!(因过于紧张而突然拔高了音调)最后“你做到了”

44冷静地问“格子旗呢?我怎么没看到(是不是还要再跑一圈?)”

赛道工程师“已经过了,你成功了。“

44: “我觉得可以把这车开回来。没问题的。”

赛道工程师“不不不我,你停下来,停车。我们过来接你。”

44居然还想把破三轮车开回去 😂

话说这场比赛居然格子旗没有出,真是太奇怪了?难道挥旗的人也过于关注最后一圈,以致忘了本职工作?

https://bbs.hupu.com/36945385.html?is_reflow=1&cid=30364799&bddid=69881585187&puid=60111906&client=353d9f4d76f84dbfb93994fed26252bc936c580d

遥想当年初入WTO

WTO的谈判进行的异常困难,记得那是第一份做进口清关商检物流的外企岗位。学到很多的同时,也被国内各个政务机关的官僚,受贿行贿,随意侮辱,随意恶毒谩骂来申请的企业关务员工气愤地怒火中烧。某次和阿尔卡特的关务女孩闲聊,她轻蔑地说“等我们进了WTO,这些非关税壁垒都会自动取消,再也不用受气了。” “入世”就是当年所有动辄求爷爷告奶奶,为一个批文低声下气,放下所有自尊就差在办公大厅现场磕头的关务人员的集体希望。“全村的希望”不以为过。

当年中国负责谈判的吴仪女士无疑是我的楷模之一。一头白发纹丝不乱,终身未婚未育,谈吐有理有节,乃至后来看到同样一头银色短发的法国女人加德纳,总让我想起吴仪。为了入世,中国承诺了很多。尤其在进口关税方面,各种许诺的美好远景,引的我把一本HS税则完整阅读了好几遍,呵呵。而如今,CCP的言而无信无非是再次验证了这个流氓政权的本质。

2004年也发生过反日游行,忘记缘由了。当年我所在的某世界500强日企刚好全公司去海南开年会,日本GM的太太一大早打国际长途给老公,担心的不得了。结果GM笑称海南安全的很,没有游行,没有暴力,放佛遥远城市的怒火在另一个平行世界。但回上海后,局子里工作的同学告知砸坏了几家日本人常去的bar和日系车,除了没有U型锁。他们那几天全天候值班待命,又因为日本领馆刚好在她那个区,更加紧张。索性没有伤亡情况。

二十年前,总以为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我们的国家会大步追赶主流文明社会的发展速度,却忘了那句老话:历史总是螺旋形发展的,绝不会一条大直道勇往直前。

cold case

今早在某个微信公众号上看到CC的某个案子,是某个杀妻的丈夫。忍不住上去回了几句。重点不在于老婆失踪,老公至少有七成嫌疑的刑侦原则,而是我居然在字幕组干了8年之久!

无报酬,无名无利,最多也无非在论坛上收获几句“谢谢”。然而这就能坚持做8年,超过了我过往任何一家公司的服务年限。真有点不可思议!

看来,兴趣才是维持辛苦劳作的最大动力。其他,都是其次。

从人脉说起

公众号上有篇文,评论了《三十而已》里的顾佳拿着Hermes包包参加阔太太聚会,但仍然被鄙视的故事。作者觉得顾佳的暴发户身份注定了她无法融入上层阔太的圈子。但是作者接下去给出的答案却拐了个弯,她举了个王立民(不认识此人)的太太念MBA班的往事,王太太成绩好,虽然不参与同学之间的社交,但毕业时仍然得到很多同学的帮助,而同期有位毕业论文出了问题,平时热衷社交的同学,关键时刻却无人帮忙。进而得出“只要你自身有实力,就能得到真正的人脉。”

读到这里,不由呵呵。请问拒绝顾佳入圈的阔太们自身有实力么? 真正赤手空拳打天下,买得起铂金包的女人,会有空闲参加这种吃喝玩乐,毫无意义,无聊的要死的阔太聚会???说白了,这些看不起暴发户的阔太们,它们自己有什么实力可言?不就是靠长的一条好逼,更有可能是不要脸的小三上位的么?就这出卖色相得到的荣华富贵,它们哪来的“自身实力”????自己卖逼上位得手了,何德何能还有脸看不起靠自己努力买得起爱马仕的暴发户女士?呵呵,这种奇葩贱逼,恐怕目前也只有大陆才有的特产。

愚蠢的四川人

坐在一个大漏洞上,随时朝不保夕,第一个漏洞受害者,居然还恶意满满地诅咒美国早日亡国。下面还有更傻逼的回复:不用亡国,分裂就行。

呵呵,这群蠢货中的纯种蠢货!如果肉眼可见的未来有哪个国家分裂或亡国,那就是你妈逼的强国!死到临头还不自知!贱!不能再贱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