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林漫画日历-2020-3-13

黑色星期五这天的漫画:大多数的焦虑,无非是难忍当下的苟且,却又无力改变现状。

——值得铭记,说中痛处了。梦想移民而不得也算了,尤其在看到某身在梦想国的长居身份还在哀叹“初中学历,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出国,只是家里人都出来了这才移民,若有二次选择机会,必定留在国内。” 这才恨得咬牙切齿!甲之砒霜,乙之糖霜。

疫情再谈

昨天晚上,也就是意大利时间3月7日,意大利官方宣布隆巴迪大区和其他11个省份封城了。欧洲第一个宣布封城的国家,也是继中国之后的第二个国家。不亏是欧洲的中国人。

Il governo sceglie la stretta su Lombardia e 14 provinceConte: “Inaccettabile confusione provocata dalla diffusione delle bozze del decreto”

Mappa. Testo Nel resto d’Italia pub e discoteche chiusi Il nuovo decreto del governo estende la zona rossa a Modena, Parma, Piacenza, Reggio Emilia, Rimini, Pesaro e Urbino, Venezia, Padova, Treviso, Asti, Alessandria, Novara, Verbano Cusio Ossola, Vercelli dall’8 marzo al 3 aprile. Spostamenti bloccati, permessi solo in caso di emergenza. Nel resto d’Italia confermata la chiusura delle scuole sino al 15 marzo. Critici presidenti della regioni e sindaci: “Bozza pasticciata”di CARMELO LOPAPA

买书偶感

没想到新冠肺炎一蔓延,连带卡缪的《鼠疫》都洛阳纸贵,销售一空!不管哪个版本,全部处于“预售”状态,😷。不过往好处想,这种被强迫状态下自愿选择读严肃文学作品的情况,总比头脑发热的五毛狗粉红逼发春叫骚要强一些了。虽然我对这国家的民众整体素质算是彻底死了心。

淘宝书店居然有在推销“方舱小哥在读”的福山的名著。据说被福山本人在推特上转发了那张照片。书商的速度,真是与时俱进。想到香港那位倒霉的桂性书商,难道真的没办法惩罚那些明目张胆掠夺百姓的暴君流氓么?

武汉肺炎再谈

昨天的新闻,志愿者上门排查时发现,湖北十堰市有个70岁老头在家中意外身故,留下6岁孙子靠吃饼干守着爷爷的尸体过了两天。孩子说,爷爷不让出门,说外面有病毒。如果不是上门排查,恐怕这孩子又要向那个17岁的脑瘫儿一样,活活饿死在家。

今天的新闻,有个重症患者出院后,发现全家人早已全部死亡,想不开上吊自杀了。这种人间地狱的悲剧N次重现,如何让人不骂死习猪头十八代?灭九族凌迟处死都不能洗脱他的罪孽!和家中洗脑深入骨髓的两个傻逼老畜生声嘶力竭大吵B次,忍不住想到这种老畜生小畜生国内如此之多,不如全部死光光,也算解救人类的未来了。呵呵!

单位的贵妇白皮猪和黑皮猪一样傲慢自大,新助理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傻逼富二代,这两个婊子凑一起能坚持跪舔舔逼女同GM几个月?冷笑!拭目以待!

一个打针的护士

今早看到一个新闻,武汉一位刚到退休年龄的注射护士,姓柳。本来55岁退休,她申请到60岁退休。这个月离退休就差8个月,不幸感染新冠肺炎去世,父母和弟弟也都被感染,一家子最终都去世了。新闻出来后,官方“绵阳网警巡查执法”辟谣依据是柳护士的“名”写错了,真TM有你的,这和李文亮医生的“辟谣”有什么区别? 武汉人死了,一个四川微博蹭什么热度,先管好你们自家病人先!

微博“重庆新闻哥”转引的相关人士评价 “院方并未将其安排在一线工作岗位,只是一个打针的护士。”

——-一股似曾相似的味道扑面而来“只是一个打针的护士”,看到楼下评论才突然想起来,这不就是《庆余年》里男主即使得罪丈母娘也要给滕梓荆报仇的原因么?“死的只是一个护卫。” 所以?就该白死,所以就活该得不到应有的尊重???

这场瘟疫,真是人间照妖镜,各路妖魔鬼怪都一一现形。当年在起点追《庆余年》时,对猫腻批评最多的是他夹带私货太多,然后数年后的今天,当难堪的现实真是无比地呈现在公众面前时,难道你还能说他夹带的私货不对么?

当然,小粉红门是不会这么想的,哪怕她们身为韭菜,自己就被割了一茬茬。官方常用的“我们将不惜一切代价。。。。” 请记住,对韭菜来说,你们不属于“我们”,你们只是那个“代价”。OVER。

武汉肺炎再再谈

李文亮医生死了,昨晚9:30,看到元宝的主人发的帖子,愤愤不平地回复“好人无好报”,今早一醒,才知道原来昨晚9:30之后发生了如此多的黑色幽默。先是他工作的医院撤回了微博,新发一条说正在抢救,然后微博开始删帖删热搜,到凌晨3点,医院正式宣布他死了。此时热搜前十已经没有这条新闻。习猪头到这个地步仍然不思悔改,继续顽固地走在她独裁的独夫之路上,真是恨!恨不得天降超人,凌迟剁死他全家十八代!!!

眼看着局势越来越紧张,在费了2天时间和父母大吵大闹,声嘶力竭后,总算说服他们一起定个采购清单,先把家里的食品和其他或许能用到的东西储备上2个月的水准(到4月底为止),至少大宗食品米面油要备足,这样不至于在“每个家庭每两天派一人外出采购”的傻逼命令下,会独木难支,发生无法同时买米+蔬菜肉食的窘境发生。当然,人算总不如天算,尤其对我来说是这样。

回想自己的职场生涯,仅有的两次遇到贵人的机会,一次被公司高层内斗导致公司关门,另一次被金融危机导致裁员。谁说没有命运作祟呢???而今,身处一个企业文化差劲之极,最多和国内私人小老板差不多道德水准的白皮猪公司(动辄声称本公司是本行业全球最大云云)一遇到瘟疫危机,总部装聋作哑,本地那位有夫有子,却在婚外搞女同性恋,把女炮友招进公司担任明显不能胜任岗位的总经理,同样装聋作哑,除了假惺惺在公司群里聊今天菜价几何,以示亲民外,对真正员工关心的口罩问题,消毒液酒精药棉,测温计等等只字不提,虽然不出意外,但真心希望病魔早日攻克她的烂逼!

天降好命抢走我应得职位的白皮母猪,冷眼旁观,估计她是根本搞不清形势,国内都十万火急快了的形势下,居然还有逼胆从国外飞来就职,这2万块人民币对她来说,显然是香喷喷了,呵呵,既然如此,也恭祝她早日被病毒攻占喽。

至于口罩,依旧没着落。关系再好的海外朋友,一谈到口罩,要么没声音要么拒绝,呵呵,塑料姐妹情,没想到以往嘲笑娱乐圈女星之间的所谓友谊,套用在普通人身上也是屡试不爽。明明她们身在海外,即使一时抢不到口罩,至少总有机会等下一批口罩上市时有机会购买,却连这份举手之劳都不肯帮忙!神马朋友,无非是互相消除寂寞的人形厕所倾诉马桶而已。反过来,也只能恨自己没有这个命出国定居了,拒签两次,冷笑,而且都是被无端拒绝,老天爷待我真是厚道!求职不成,出国不成,婚姻更没影子,仿佛是异性(同性暂时就不必了,被身边的同性恋恶心到了)绝缘体一个。一路走来,听到看到最多的就是“不,不行,很遗憾。。。”冷笑,除了死人,还有什么冷言冷语羞辱鄙视没经历过。到了这个年纪,谁再一再挑战我的底线,就别怪我出手无情,大不了同归于尽!!!这份煎熬的工作是求了菩萨而来,所以我倒要看看,如果我不主动辞职,留下来和GM吵翻天,又会如何?菩萨又是如何态度???

武汉肺炎再谈

小三所长的武汉病毒研究所居然在1月23号就申请了美国新药的专利,厚颜无耻到这个地步,平生仅见!还有海外洗地贱逼说这是政府为了平民着想,有了专利就可以平价或免费给百姓用。差点笑喷!共产党这么好心的话,我提头来见!做啥意淫诡辩呢!

而在23号后,官媒突然大肆鼓吹双黄连有用,一夜之间这玩意全部脱硝。结果这产品的生产公司,就是小三所长的院士老公,呵呵。又一对狗男女! 而李姓院士宣传的阿波多尔,也是她儿子公司的产品。笑,这国家从上到下已经烂到骨髓里了,连学术界也无法幸免!

今天在推上看到有扒皮武汉全家等死的求助帖主,本人就是五毛狗一条,嗯,老天爷的公正终于显露了一次!死的好!刚刚验证了我常在网上痛骂它们的话“五毛粉红死全家”😄😄😄😂😂😂 后遗症是之后再看到类似救命贴,第一反应是搜楼主之前的贴,看是否五毛粉红,再决定是否施舍同情心

同今天,发现微博上的女权斗士同样可以是粉红逼!这种精神分裂的母狗到底是如何交配杂交出来的?百思不得其解。也许是这块剧毒无比土地上的特产了。

傲慢的法国贵妇今天的见面礼是5个口罩,问过,是在巴黎买的。呵呵,还是纯进口货了。不管今后时候会翻脸,有急需的口罩不拿就是傻逼。对流氓强盗难道还要客气礼让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