遥想当年初入WTO

WTO的谈判进行的异常困难,记得那是第一份做进口清关商检物流的外企岗位。学到很多的同时,也被国内各个政务机关的官僚,受贿行贿,随意侮辱,随意恶毒谩骂来申请的企业关务员工气愤地怒火中烧。某次和阿尔卡特的关务女孩闲聊,她轻蔑地说“等我们进了WTO,这些非关税壁垒都会自动取消,再也不用受气了。” “入世”就是当年所有动辄求爷爷告奶奶,为一个批文低声下气,放下所有自尊就差在办公大厅现场磕头的关务人员的集体希望。“全村的希望”不以为过。

当年中国负责谈判的吴仪女士无疑是我的楷模之一。一头白发纹丝不乱,终身未婚未育,谈吐有理有节,乃至后来看到同样一头银色短发的法国女人加德纳,总让我想起吴仪。为了入世,中国承诺了很多。尤其在进口关税方面,各种许诺的美好远景,引的我把一本HS税则完整阅读了好几遍,呵呵。而如今,CCP的言而无信无非是再次验证了这个流氓政权的本质。

2004年也发生过反日游行,忘记缘由了。当年我所在的某世界500强日企刚好全公司去海南开年会,日本GM的太太一大早打国际长途给老公,担心的不得了。结果GM笑称海南安全的很,没有游行,没有暴力,放佛遥远城市的怒火在另一个平行世界。但回上海后,局子里工作的同学告知砸坏了几家日本人常去的bar和日系车,除了没有U型锁。他们那几天全天候值班待命,又因为日本领馆刚好在她那个区,更加紧张。索性没有伤亡情况。

二十年前,总以为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我们的国家会大步追赶主流文明社会的发展速度,却忘了那句老话:历史总是螺旋形发展的,绝不会一条大直道勇往直前。

发布者:阿卡迪亚的阿勒

投胎错误,屡战屡败的无名小卒,但仍是一枝能独立思考的芦苇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博主赞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