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打针的护士

今早看到一个新闻,武汉一位刚到退休年龄的注射护士,姓柳。本来55岁退休,她申请到60岁退休。这个月离退休就差8个月,不幸感染新冠肺炎去世,父母和弟弟也都被感染,一家子最终都去世了。新闻出来后,官方“绵阳网警巡查执法”辟谣依据是柳护士的“名”写错了,真TM有你的,这和李文亮医生的“辟谣”有什么区别? 武汉人死了,一个四川微博蹭什么热度,先管好你们自家病人先!

微博“重庆新闻哥”转引的相关人士评价 “院方并未将其安排在一线工作岗位,只是一个打针的护士。”

——-一股似曾相似的味道扑面而来“只是一个打针的护士”,看到楼下评论才突然想起来,这不就是《庆余年》里男主即使得罪丈母娘也要给滕梓荆报仇的原因么?“死的只是一个护卫。” 所以?就该白死,所以就活该得不到应有的尊重???

这场瘟疫,真是人间照妖镜,各路妖魔鬼怪都一一现形。当年在起点追《庆余年》时,对猫腻批评最多的是他夹带私货太多,然后数年后的今天,当难堪的现实真是无比地呈现在公众面前时,难道你还能说他夹带的私货不对么?

当然,小粉红门是不会这么想的,哪怕她们身为韭菜,自己就被割了一茬茬。官方常用的“我们将不惜一切代价。。。。” 请记住,对韭菜来说,你们不属于“我们”,你们只是那个“代价”。OVER。

发布者:阿卡迪亚的阿勒

投胎错误,屡战屡败的无名小卒,但仍是一枝能独立思考的芦苇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博主赞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