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汉肺炎再再谈

李文亮医生死了,昨晚9:30,看到元宝的主人发的帖子,愤愤不平地回复“好人无好报”,今早一醒,才知道原来昨晚9:30之后发生了如此多的黑色幽默。先是他工作的医院撤回了微博,新发一条说正在抢救,然后微博开始删帖删热搜,到凌晨3点,医院正式宣布他死了。此时热搜前十已经没有这条新闻。习猪头到这个地步仍然不思悔改,继续顽固地走在她独裁的独夫之路上,真是恨!恨不得天降超人,凌迟剁死他全家十八代!!!

眼看着局势越来越紧张,在费了2天时间和父母大吵大闹,声嘶力竭后,总算说服他们一起定个采购清单,先把家里的食品和其他或许能用到的东西储备上2个月的水准(到4月底为止),至少大宗食品米面油要备足,这样不至于在“每个家庭每两天派一人外出采购”的傻逼命令下,会独木难支,发生无法同时买米+蔬菜肉食的窘境发生。当然,人算总不如天算,尤其对我来说是这样。

回想自己的职场生涯,仅有的两次遇到贵人的机会,一次被公司高层内斗导致公司关门,另一次被金融危机导致裁员。谁说没有命运作祟呢???而今,身处一个企业文化差劲之极,最多和国内私人小老板差不多道德水准的白皮猪公司(动辄声称本公司是本行业全球最大云云)一遇到瘟疫危机,总部装聋作哑,本地那位有夫有子,却在婚外搞女同性恋,把女炮友招进公司担任明显不能胜任岗位的总经理,同样装聋作哑,除了假惺惺在公司群里聊今天菜价几何,以示亲民外,对真正员工关心的口罩问题,消毒液酒精药棉,测温计等等只字不提,虽然不出意外,但真心希望病魔早日攻克她的烂逼!

天降好命抢走我应得职位的白皮母猪,冷眼旁观,估计她是根本搞不清形势,国内都十万火急快了的形势下,居然还有逼胆从国外飞来就职,这2万块人民币对她来说,显然是香喷喷了,呵呵,既然如此,也恭祝她早日被病毒攻占喽。

至于口罩,依旧没着落。关系再好的海外朋友,一谈到口罩,要么没声音要么拒绝,呵呵,塑料姐妹情,没想到以往嘲笑娱乐圈女星之间的所谓友谊,套用在普通人身上也是屡试不爽。明明她们身在海外,即使一时抢不到口罩,至少总有机会等下一批口罩上市时有机会购买,却连这份举手之劳都不肯帮忙!神马朋友,无非是互相消除寂寞的人形厕所倾诉马桶而已。反过来,也只能恨自己没有这个命出国定居了,拒签两次,冷笑,而且都是被无端拒绝,老天爷待我真是厚道!求职不成,出国不成,婚姻更没影子,仿佛是异性(同性暂时就不必了,被身边的同性恋恶心到了)绝缘体一个。一路走来,听到看到最多的就是“不,不行,很遗憾。。。”冷笑,除了死人,还有什么冷言冷语羞辱鄙视没经历过。到了这个年纪,谁再一再挑战我的底线,就别怪我出手无情,大不了同归于尽!!!这份煎熬的工作是求了菩萨而来,所以我倒要看看,如果我不主动辞职,留下来和GM吵翻天,又会如何?菩萨又是如何态度???

发布者:阿卡迪亚的阿勒

投胎错误,屡战屡败的无名小卒,但仍是一枝能独立思考的芦苇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博主赞过: